欢迎访问:丁婷色丁香五天月先锋-五月深爱丁香婷婷手机播放-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强暴的富家女

被强暴的富家女

独自一人走在深夜的街头,贺楠其实蛮担心的,自己16年的生命里从没没有在凌晨过后还单独逗留在大街上。更何况,其实这根本算不上大街,只能说是巷子罢了。两边破旧的居民楼大多都熄灭了灯,前几年新换的防盗笼里黑乎乎的。

  周二的凌晨两点根本不会有几个人还没入睡,当然啦,像贺楠这样放暑假的学生另算。正值盛夏,富有春城之称的这座城市夜里并不像祖国的其他大多数地方那样酷热难耐,夜间17—— 18度的气温倒不如说还让人感到了丝丝凉意。

  贺楠紧了紧身上穿着的外套,不由得有些埋怨自己的几个闺蜜,也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几个乖乖女竟然在KTV唱歌high到了深夜这个时候,要不是最后李雯酒后吐真言告诉了自己的小姐妹们她被男友骗上床甩了的事,她自己还真是有些不理解为什么要大半夜这么疯。这个时间还没回家的贺楠并不像其他女生那样需要对父母再三解释,事先报备,远在上海和北京分居两地的形婚父母想要管她也是有心无力。平时贺楠自己都是独自在家,也就周末偶尔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家看望老人而已。

  和几个小姐妹分别之后,贺楠本来想打出租车回家的,结果在路边等了大半个钟头也没见几辆车经过,更别提出租车了。无奈之下贺楠不由得自己,只能迈开了步子,走路回家。万幸的是KTV离家并不远,抄近路十多二十分钟就能到了,只是中间要穿过几条鲜有行人的巷子罢了,这才是贺楠真正担心的地方。离家不远的地方有几所很差的中学,打老师,逃课,斗殴的新闻更是层出不穷,晚上12点也经常能看到那些学校里的小混混在巷子口前蹲着抽烟吹啤酒瓶子。所幸的是贺楠走了大半的路程也没见到几个小混混,「这个时间他们可能都在网吧吧」贺楠不由的想到。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刚过了一个拐角,贺楠就看到了三男一女的四个不良少年靠在电线杆旁聊天,脚边散落着两个啤酒箱子,烟头和酒瓶子更是滚了一地。

  有一个梳着黄毛的混混抬起头来借着看到了正站在拐角处犹豫这是不是要绕路的贺楠,朝他身边的另一个高他半个头的混混努努嘴说道,「诶,强哥,有个小妞在那边」。

  那个被称作强哥的混混转过了身子,左臂上纹着的一条巨蛇无比显眼,故意留长的头发半遮着眼睛,他朝贺楠瞟了一眼,答道,「那不是什么三中的高一女神嘛,我们这一片蛮出名的」

  另外两人也是闻声朝贺楠看了过去。贺楠不由得有些紧张,白天惹眼无比的牛仔短裤下两条光滑无毛的长腿下意识的扭在了一起,不由有些退意,心想是不是应该绕一下路换个方向回家。

  强哥看到贺楠的动作,眼中不由一亮,心说:「这还真是个美女,害怕的动作都这么撩人」,他瞥了瞥眼看向自己身旁的小太妹,心中不由的有些鄙夷,老子的女朋友为什么就除了胸大什么都比不上这种美女啊。

  小太妹察觉到了强哥的眼神里的意思,心里不由的妒火中烧,撩拨到「强哥,这么美的妹子,你就不想做点什么?反正夜深人静的」,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在同龄人中傲人的白兔朝强哥的手臂蹭了蹭,运动内衣下突出的两点让强哥心里一阵火热。他开口朝剩下的黄毛和另一个有些畏畏缩缩满脸痘痘的混混鼓动道,「诶,黄毛,梁子,怎么样,想不想尝尝这种美少女的滋味」,两个被点名的混混心里一阵火热,最先发现贺楠的黄毛更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他可是那种热血冲动加爽一把就死也没事的性格。而梁子却是有些畏畏缩缩,朝强哥劝到,「强哥,这是犯法的吧,要是她报警我们不就全进去了」强哥嘴角一瞥,轻蔑道,「怕什么,我们拍她裸照,把操她的视频录下来不就好了,到时候她敢报警我们就把裸照贴的满大街,视频传网上不就好了。」听强哥说得这么轻松,梁子不禁点了点头,内心火热的把目光移到了贺楠的两条大白腿上去了。

  三人白天被街上各种女生的大白腿和白皙的前胸撩拨的火热的内心在酒精的催动下不由的升起了熊熊的浴火,眼里望向贺楠的渴望更是犹如实质的流了出来。

  作出决定之后,他们三人这就呈倒品字形朝贺楠包了过去。

  贺楠虽然没听到他们说什么,但是三个男生火热的目光和朝她移到的步伐还是让她隐隐察觉到了一些危险,不由坚定了绕路回家的想法。她转身往大路的方向小跑着。三人快速朝贺楠跑了上去,黄毛一把抓住贺楠的外套帽子,向后一扯,贺楠就踉跄着停下了脚步向后倒去,梁子一弯腰抱住了贺楠的腰,双手一边打着颤一边环在贺楠的腰上。贺楠不禁惊声叫了出来,「救命!救……」第二句求救声还没完整的说出口,嘴就被紧跟上来的强哥一把捂住了,她不由的瞪大了满是惊恐的双眼,嘴里呜呜的发出了闷闷的求救声。

  强哥还没来得急赞一声贺楠滑腻的脸庞和柔软的小嘴就感受到贺楠狠狠的朝自己手心咬了上去,「啊!」,抬手一看,出血了!强哥扭头凶狠的瞪向贺楠,抬手就是一巴掌,「啪!」,接着吩咐道「老婆,捂住她的嘴!」。强哥看着小太妹狠狠的抵住贺楠的下巴,接着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才放心的脱下了右脚的袜子示意小太妹搬开贺楠的嘴巴,把穿了一天充满酸臭味的袜子塞到了贺楠的樱唇里,接着又捡起旁边地上一条断了的跳绳穿过贺楠的嘴巴把那只鲜嫩多汁的袜子堵在了那张娇艳无比泛着浅粉色的嘴唇里。

  贺楠哪里受过这种待遇,强哥充满了汗臭味的袜子就抵在她的舌头上,令人反胃的咸湿的味道强烈的刺激着她的味蕾,胃里更是感受到了阵阵涌起翻腾的想吐的感觉。她瞪大了眼睛,眼里一分不解,三分愤怒,六分恐惧,然而这样的眼神落到了强哥眼里就成了一副美人娇嗔图。强哥感觉下身一阵火热,小兄弟更是抬起了头,一副等待采食少女花蜜的姿势。他一边伸手狠狠的掐了两把贺楠娇嫩的左乳一边张嘴压低声音狠狠的威胁贺楠到,「小婊子,哥们今天三个人就是tmd要干你,你要是识相,配合我们玩玩,那事后我们阳光道独木桥各走一边;你要是不识相,那我们就拍了你的裸照再干你,而且保证干完你明早就把裸照贴的大街小巷都是,我们坐牢你也别想做人!」

  十六岁的乖乖女哪受过这种威胁,心下恐惧万分,一片凄然的同时更是万念俱灰,知道自己逃不掉了。眼泪立马就涌了出来,哗哗的往下流。

  强哥从地上捡起了贺楠托母亲年初时候从上海带回来的LV包,粗暴的扯开了拉链,找到了贺楠的身份证,抬眼对贺楠调戏道「哟,好名字啊,蛮文艺的嘛,是不是?小楠楠」,一边揶揄的看了看贺楠,一边和自己的两个小弟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小太妹听到男友这么叫贺楠,更是嫉妒,强哥从来都没有这么亲密的叫过她,她抬手一巴掌打在了贺楠的左脸颊上,狞笑着说「是啊,哈哈哈,这么文艺的名字,待会还不是要被干的哭爹喊娘,变成小婊子楠楠」。强哥有些心疼的看了看贺楠的红通通的左脸,有些不高兴小太妹下的重手,责怪道「打这么重干什么,一会脸不好看了干起来就不爽了!」,小太妹更是愤怒,只是她知道,现在不是一个报复的好时机,于是也就先忍了下来,但是不高兴还是写了一脸。

  强哥捡起另外半截跳绳,在黄毛和梁子的帮助下把贺楠的手腕和脚踝绑在了一起,故意挖苦贺楠朝众人笑道,「这模样要是再来跟棍子这个小美女就跟过年时候农村杀的猪一个姿势了,哈哈哈哈」。强哥把贺楠用公主抱的姿势抱了起来,朝贺楠家走了过去,朝众人解释到,「这么晚还不回家,她家里肯定没人,哼哼,到时候我们在她客厅里干她」

  转眼间,几人就跟着身份证上的地址找到了贺楠那空无一人的家,这是市中心的一片豪华高层住宅,四人平时也就是对着这些高层建筑畅想一番,骂一骂里边的狗有钱人,却是没想到有一天能混进其中一个狗有钱人的家里干小美女。或许也是幸运吧,小区大门的保安不知是上厕所还是怎么着,并没有在岗亭,而这也断绝了贺楠最后的一丝求救的希望,她低着头不愿意再看外边,惊恐的眼泪湿了前胸的大半件外衣。

  转眼来到了位于三十层的贺楠的家,强哥打开房门后便被富丽堂皇的装修给惊呆了,起码有一米五高的水晶吊灯,投影仪,家庭影院,两套相邻的房子更是打通了间隔,四五米高的跃层落地玻璃将大半个春城的灯火夜景尽收眼底。四人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东摸摸,西看看,连美人还留在门口的地板上都给忘了。

  几双鞋底满是灰尘的旧鞋子把脚印踩得红木地板上到处都是。

  贺楠望着他们的背影,脑袋一片空白,被恐惧占据了心神的她根本不知如何反抗,也不敢反抗。

  黄毛最先想起还躺在玄关瓷砖上的贺楠,打算趁强哥还没反应过来去占占便宜。结果才往门边走去就被强哥注意到了,强哥瞟了他一眼,吩咐道「你去把贺楠带过来吧」,黄毛只得打消了内心的龌龊念头,点了点头。他其实满不甘心的,走到玄关报复似的狠狠的隔着衣服捏了两下贺楠的少女乳鸽,痛的这未经人事的小美女哼哼的叫出了声,眼泪流的更凶了。

  借着宛若白昼的水晶灯的照明,贺楠双眼红红的微微肿了起来的娇俏模样让人心里升起了无限的怜惜,然而这种情绪注定是和今天的主题挂不上钩的,小太妹从杂物间找到了园艺剪刀和麻绳,四人当下把贺楠换了个姿势捆在了沙发前的玻璃茶几上。接着强哥淫笑着用几乎有贺楠小臂长的园艺剪刀剪开了她的外衣和里边的无袖T恤,充满了少女娇俏可爱的淡黄色底草莓图案的文胸就这样头一回的暴露在了男人的面前,而且不是一个男人,是三个,六双眼睛贪婪的盯着文胸包不下的洁白乳肉。强哥两下剪开了文胸,这一次初具规模大概b罩杯的胸部就彻底暴露在了空气之中,五毛硬币大小的浅粉色乳晕和还没彻底长大的黄豆大小的乳头骄傲的指向天空,夜晚略微清冷的空气更是让乳晕上起了一小片小颗粒,乳头跟着也挺了起来。

  贺楠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心里一边愤怒害怕的同时也是羞涩欲绝,她不禁祈祷着这一切能尽快的结束。强哥默默的将贺楠和小太妹的胸默默的做着比较,嘴里开口道,「你们看这小骚逼的胸,除了和丁秋的大小不同,这骚货的这鸡巴嫩,又粉又水的。」这样颜色和乳晕透出的娇嫩与小太妹纪念币大小的浅褐色乳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对于强哥来说,这样娇嫩的乳房更能激起他施暴的欲望。他朝黄毛和梁子道:「诶,我喝头汤,你们接着看着办」,二人欣然同意,不同于强哥,其实另外两人这是第一次能有机会干女人,这么娇嫩的女人,只要能操就稳赚不亏了,他们也不想和自己的小头头抢。

  强哥俯下身子,朝两座小山丘中间深深的吸了一口少女体香,张开充满了烟味和酒味的大嘴舔了上去,先是乳肉,再是乳晕,最后才是精华的乳头。贺楠头一次接触男人的乳头在强哥打舌头里滑溜的打着转,这种奇妙的感觉虽然不能降低贺楠的恐惧却也给她增添了一种别样的情绪,一种她从未体验过的,名为情欲的感情。


  强哥俯下身子,朝两座小山丘中间深深的吸了一口少女体香,张开充满了烟味和酒味的大嘴舔了上去,先是乳肉,再是乳晕,最后才是精华的乳头。贺楠头一次接触男人的乳头在强哥打舌头里滑溜的打着转,这种奇妙的感觉虽然不能降低贺楠的恐惧却也给她增添了一种别样的情绪,一种她从未体验过的,名为情欲的感情。

  贺楠红肿的双眼里慢慢的浮现出一种人生中从未有过的水嫩动人的妩媚之意,娇小可人的樱唇在强哥灵巧的舌头的逗弄中却是发出了臭袜子也堵不住的压抑的呜咽声,那少女清甜的嗓音里透出了一种欲拒还迎,欲迎还休的勾人意味。贺楠脑子里胡乱的想到,「这是什么感受啊,好舒服,胸前好酥麻,好害羞,我这是被强奸啊,怎么会表现得这么不检点…」,想到这儿,贺楠却是不得不被打断了思路,强哥狠狠的咬了一下她的右乳头。「啊!!」模糊的惨叫声从那被被塞满臭袜子的嫩唇里泄了出来,只听强哥带着淫虐的笑声响起在贺楠的耳边,「哼!

  你tmd个小贱人,是不是觉得很爽啊,校园女神又怎么样,不是一样的淫贱,不是一样在享受老子的强奸,哈哈哈」。

  贺楠被强哥的话语刺激的又羞又恼,羞于自己婉转的呻吟竟然被听到了,又恼于自己这不争气的生理反应,情欲却是褪去了大半。只见强哥直起身子,带着七分狠劲的右手狠狠的扭了两转刚刚才被咬过的粉嫩右乳头,那粉红的娇嫩蓓蕾立马变了颜色,充血的嫣红色立马爬上了娇乳的顶部。贺楠猛地一缩身子,但却退无可退,在玻璃茶几上半躬起了身子,火辣辣的绞痛感从她初次暴露于男人目光下的娇乳反馈到了她的脑海里。这一次,刚刚或不容易激起的性欲却是彻底的退散了,贺楠惊恐的看着强哥,生怕他再给自己来这么一下。

  强哥对于贺楠那恐中带魅的神情却是十分满意,贺楠只见他那充满罪恶的嘴里缓缓的吐出了几句话,「小婊子贺楠,你可是第一次遇到男人啊,要是接下来还表现的这么淫荡没有一点处女的矜持,老子可就要惩罚你了」。看贺楠呆呆的毫无反应的样子,强哥提高了声调,「明白了?!」,贺楠充满惧意的点了点头。

  强哥这才满意的将目光移到了地板上刚刚使用过的园艺剪刀,一尺长的寒刃在暖光灯的照射下可是一点都不暖人。强哥拾起了剪刀,打开了剪子,缓缓的把那大剪子探入了贺楠左腿的牛仔短裤里。冰冷的金属紧贴着贺楠的大腿,让她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她感到那剪刀刻意绕过了自己的内裤,挑起了在纤细的大腿上覆盖着的短裤,「咔嚓」,紧接着又是另外一边的裤腿,「咔嚓」,自己纯棉的少女内衣就这么暴露在了空气里。

  那条小裤衩可谓是比之前上身那淡黄色的文胸要体现出少女的小情趣了许多,松紧带的正中央有一个小小的粉色蝴蝶结,纯洁中透出了三分娇俏却就是这小内裤带给强哥的感受了。黄毛和梁子二人眼睛都看直了,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小裤头下藏着少女门户的位置,恨不得自己现在就上去拉开强哥操这小美女的处女穴个三百回合,就是死在美女怀里也是在所不惜。小太妹丁秋的关注点和那三个小混混可是不一样了,她嫉妒的看着贺楠平滑的小腹。在重力作用下显出的肋骨下端的突起撑起了贺楠的上腹,沿着这平滑的幅度一路连接着娇小的小肚脐,肚皮随着呼吸缓缓的上下起伏。丁秋心里是又怒又妒,她妒忌自己为什么没有这么的身材,又狠这美丽的娇躯吸引了男友的注意,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平滑的小腹,心里开始了盘算。

  谁也没有注意到小太妹眼里的情绪,贺楠害怕的闭上了双眼,只听到强哥贪婪的在自己的小肚子上抚了两把,「嘿嘿」的一笑,低头双手用力一扯,把那纯棉的小裤头给扯断了下来。

  这下少女最宝贵的动人之处就此暴露在三个色狼的目光之下。稀少短小的褐色毛发覆盖在少女耻丘上,强哥眼睛的激动的钉在那美好的部位,他双手扶住贺楠的大腿内侧,用胜过贺楠害羞向内夹腿的力气用力向外一推,粉嫩的那条细缝这就暴露在了众人眼里。和性成熟的女性不同,少女的阴部没有明显的外阴唇,只有两条细细薄薄的嫩肉紧贴在一起组成保护娇嫩阴道的第一条防线。贺楠的那两条嫩肉并没有强哥在色轻小说里读到的那种娇嫩粉色,而是呈现出一种更贴近皮肤的颜色,他不由的有些失望,手下的力道不由的也加重了。

  他伸手分开了肉缝,这回娇嫩的粉红却是无处躲藏,在强哥双手大拇指的搬弄下漏了出来。两条肉缝的顶端连接着一粒并不显眼努力躲藏在肉缝夹层里的小肉球,往下是一片粉肉,中间一个小孔是羞人的排泄口尿道,处女阴道却是躲藏在嫩肉之下。未经人事的阴道可不会大胆的露出自己,害羞的躲在嫩肉之下,等待着少女未来的爱人的到来。可她的第一个客人注定了不是温柔的情人,而是社会未来的渣滓。

  贺楠双颊有些发白,那是极度紧张和惊恐的表现,从四岁起除了父亲洗澡时看到过的娇柔玉体就这样一丝不挂的暴露在这些小混混渣滓的目光之下。贺楠知道自己和闺蜜出去温泉时被私密聊天里被夸赞过的美好身体对于男性有多大的吸引力,她绝望的紧闭着自己的眼睛,毫无反抗之力的等待着即将降临在这片处女地上亵渎般的狂风骤雨。

  强哥急不可耐的低下头对着娇柔的嫩肉亲了上去,他可从来没有和自己的小太妹老婆口交过,丁秋那种布满杂乱阴毛的黑色肥厚阴唇他可没有兴趣亲上去。

  他鼻子才凑到贺楠的嫩肉前就闻到了一股从未体验过的骚臭味,哪怕是清纯可爱的美少女,经过一天臭汗,残留泌物的洗的尿液和阴道分礼,私处的气味也绝不可能是讨人喜欢的香甜味。奇怪的是强哥并不觉得恶心,反而觉得这股味道有一种莫名的催情味,胯下的阴茎越发的涨得有些发痛了。

  贺楠紧闭着的双眼并不能帮助她忽略羞人私处带给她的全新感受,灼热的呼吸打在从未有人触碰过的娇柔上,让她浑身一颤。接下来湿湿热热的嘴唇紧贴着嫩肉的摩挲更是让一种奇妙的酥麻感从私处流变了全身,强哥灵巧的舌头贪婪的舔舐着私处的娇嫩,一丝一毫的分泌物都没有放过。那温热的感受一会沿着大阴唇划一圈线,一会回到尿眼前后滑动,一会又向下侵入处女嫩穴。正当贺楠慢慢习惯了这种并不强烈但却持久余韵的刺激时,强哥对着小豆豆的一阵攻坚给她带来了如同触电似的强烈体验。一丝再也压抑不住的呻吟声从贺楠的红唇里飘了出来。

  强哥在贺楠身下舔地可是舒爽,一开始舔舐阴穴的时候还能尝到酸的,咸的,涩的味道,他带着新奇的狂热的汲取着这特别的味道,如同农村孩子头一次吃到麦芽糖那样,他的舌头奋力的寻找着嫩肉上每一丝可能藏有味道的角落。慢慢的,味道变成了淡淡酸味的淫水味,他感觉非常的口渴,加大力道的吮吸舔舐着穴口的每一丝液体。直到贺楠一声娇媚的呻吟才让他醒转了过来。发狂似的狠狠咗了两口少女的小穴,他这才抬起了头,盯着贺楠的双眼问道,「我刚才让你这么来着?」。贺楠惊恐哀求的看着他,而强哥并不管那小绵羊求饶的眼神,大半个月没修剪指甲的大拇指和食指狠狠的掐住了贺楠的小豆豆,充血的黄豆大小的小豆豆仍然显得异常娇嫩,强哥充满恶意的冲着那凸起掐了下去。

  贺楠的惨叫声止不住的从臭袜子后渗了出来,她眼睛瞪得大大的,脸上满是疼痛的样子。底下的嫩肉也一缩一缩的。强哥阴测测的俯身到贺楠耳边低语到,「记住了?少女要矜持」。贺楠泪眼婆娑的点了点头。强哥这才直起身子,大拇指安抚似的轻轻的揉了揉贺楠的小豆豆,直到贺楠脸上的痛色褪去后才停了手。

  强哥冲贺楠「嘿嘿」的笑了两声,通知一样的说道,「看你热身的差不多了,老子开干了!」贺楠绝望的看着强哥,只是那眼中的妩媚的水意确实要流了出来。

  强哥用左手扶了扶自己在亚洲人里算是平均值的12cm的鸡巴,找准位置一挺身,大半个龟头就卡在了处女嫩穴上。贺楠痛的大半个身子都在抖,虽然强哥的确做足了前戏,可是初经人事的处女又怎么可能不痛。有经验的老手给这么大女孩子开苞要是想让女孩子舒服都得慢慢的试着试着来,前后至少三天,至多一星期才能采到那红丸。强哥又怎么会有这般耐心和时间,他也不懂,前戏都是误打误撞的觉得舔着爽才做的而已。

  强哥看着堵在穴口的阴茎一皱眉,不耐烦的扶住贺楠的腰,手向后拉,身子向前推,终于在小穴「噗嗤」的淫靡响声里将自己的坚强送进了女孩儿的娇弱里。

  滑腻的软肉紧紧的一圈一圈的箍在强哥的鸡巴上,嫩肉吃痛一阵一阵的紧锁着,徒劳的尝试着把这不属于身体内部的异物挤出去。强哥被夹得一痛,抬手一巴掌就打在了贺楠的脸上。贺楠的左脸立马就红了一大片,万幸没肿起来,但是贺楠委屈的眼泪却是再也止不住了,不要钱似的沿着脸颊流了下来。强哥咒骂道「tmd臭婊子,哭个jb,老子被你夹疼了,你要再敢夹,老子就扇你巴掌!」。

  贺楠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绝望的流着眼泪,尽力忍住自己下身的疼痛试图控制住小穴不要再挤了。

  强哥这才回过头来开始了愉快的抽插,每次挺身都会把嫩穴周围的皮肉带进去一些,而每次向外抽也会拉出一小圈娇柔殷红的软肉,每个动作都会发出淫靡的「噗嗤」声。贺楠不像其他破瓜的小姑娘没什么水,她虽然觉得身子痛,但是处女穴里却是分泌出了滑腻粘稠的淫液,努力附着在强哥的鸡巴上,试图降低抽插给她带来的疼痛。

  强哥一手抓住一只乳肉的贺楠,感受着随着身子晃动在自己手心里滑动的两点乳头的触感,扫视着贺楠绝美的脸庞和身躯只觉得是那般的舒爽,征服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似乎在这一刻自己也不是那个被人鄙视的小混混了,而是能操成功人士狗有钱人女儿的「成功人士」了。想到这里强哥心里更是火热,加大了身下的力度,提高了自己抽插的频率,「啪…啪…啪」的皮肉撞击声逐渐变得大了起来。

  而贺楠在最初疼了一阵之后却是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难受,畅快的酥麻感从自己被撞击的小豆豆上沿着肚皮和肉头在强哥粗糙掌心划过的奇妙感受汇聚在一起,爬过脊椎,一波一波的刺激着她的意识。一种自己孤寂的家庭生活被填满了的怪异感受浮现在了她的心里,她不愿细想,在一阵一阵的快感中慢慢的开始了享受。小穴也不像最开始那样紧张的收缩了,而是随着强哥的节奏像婴儿小手一样滑腻的裹住肉棒,按摩着这男人坚硬的每一点。

  强哥越来越舒爽,贺楠如同千万只小手的柔嫩阴穴让他有一种飞上了天的满足感,手下不禁加大了力道,搓揉着乳头和乳肉,感受着那坚挺的情欲初体验的乳头的触感。而贺楠在强哥变得大力的动作里开始有些忍不住想要叫出声吟了,但是前两次忍不住的后果还历历在目,贺楠只好狠狠的咬住嘴里的袜子和跳绳,小脸忍得红通通的,身体跟随着强哥的节奏摇摆了起来。她不由得有些希望这样舒爽的时刻能变得再长一些,让她不用再担心被强哥羞辱虐待,只用享受这奇妙的感受就好。

  终于,强哥感到了贺楠小穴一阵强烈的如同痉挛一般的收缩,手下的身子也一阵僵硬,他知道,贺楠高潮了。贺楠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视线都发直了,表情却是今晚头一次的有了松动,之前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小脸红扑扑的,胸膛剧烈随着喘息起伏这,白玉般的身子也终于染上了红霞。伴随高潮而来的是贺楠小穴强烈的按摩,这样的刺激让强哥也有了尿意,强哥「啊……」的一阵低沉呻吟,加大了力道,阴茎继续摩擦这贺楠的软肉,一次一次的破开原本紧闭在一起的肉洞,「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

  「嗯哼哼哼…」强哥喷射了出来,浓稠的精液射在了娇柔的宫口和阴道璧的深处,火热的刺激集中在少女身体的最深处,那娇嫩的部位剧烈的抽搐着刺激着周围的肉壁分泌出更多的淫水,从未有过这种体验的贺楠随着火热的精液又一次登上了高潮的天空。强哥的龟头一抽一抽的继续着射精的余韵,他停留在贺楠的娇嫩里,感受着小穴热情的收缩和温暖的液体,享受着少女身体给它带来的温情按摩。强哥「呼呼」的喘着粗气,大半个人像条虫一样的趴在了少女娇柔的身体上,与少女一起剧烈的喘息着。他都有点像赖在小穴里不出来了,这样强烈的感官刺激让强哥都想把贺楠列为自己的禁脔了。

  而贺楠在高潮的余韵里胡乱的想,不能自拔着,「好舒服啊…我不会怀孕吧…」,就这样结束了她宝贵的人生初体验。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毛驴护主 下一篇:被蹂躏的公主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