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丁婷色丁香五天月先锋-五月深爱丁香婷婷手机播放-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偷渡路上的轮暴

偷渡路上的轮暴

我叫王华,来自中国。父亲是个铁匠,也是个屠户。6岁的时候我们一家坐偷渡船来美国旧金山,登陆的时候就剩下我还能站着了,要是不是我把一根香肠藏在屁眼里,我想我就不能享受这美妙的人生了,虽然那香肠很臭。而船上的人饿死、病死、被打死的有一多半,我爸妈也死在船上,可他们不是饿死的。

  我认为她死的很惨,那三个美国佬的鸡巴真够长的,比我爸的大多了。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一艘船上就我妈一个女的。我记得我们一家被分开关在两个隔间里我自己在一间,舱壁上有个小洞,我能看见隔壁都发生了什么。我发誓,那一幕令我终身难忘。

  一个赤条条的女人,我的母亲,她被绑缚在一张木床上,双脚岔开着。黑洞洞的阴户直对着我窥视的洞口。直到几年后我才知道那里是我出生的地方。木床左侧是一个赤裸的男人,他跪在地上,手脚都被绑在一起,看起来想只待宰的猪,就和他以前杀猪的时候一样。现在想想有些好笑,不知道老爸当时的想法是不是也和猪一样,因为他也在不停的嚎叫着求饶,和猪的叫声那么相似。真讨厌,他的叫声太大了,让我连我妈在说什么都听不见,这个没出息的货。

  3个洋人就站在床的旁边,有两个人会说中文,他们不住的谩骂者下流的、肮脏的话语,似乎这样做能让他们更快的勃起,还有一个老外就用鸟语不停的叨叨。现在我知道了,他说的话也是同样的内容。

  在老爸杀猪般的叫声中我看到洋人们开始动作了。离我最近的是一个戴眼镜的男人,个子很高,留着绅士胡。

  我看到他的阳具已经很大了,很坚挺。

  他向我妈走去,一只手抓起我妈右边的奶子,一边用中文对床对面的我爸嘲笑“看到了?这就是你老婆的奶子!现在抓在我的手里,你们都是叫我洋大人的吧?”一边说着,他把抓取改成用三个手指捏紧乳头,就这样的提着还不停的搓捻。“我在搓他的奶头,你这样玩过她吗?哈哈哈”旁边的两个洋人也跟着大笑着,同时走上来对左侧的奶子进行着蹂躏,一个略胖的矮子和一个瘦瘦的白人。

  最开始玩弄我妈的那个眼睛男又斜斜的飘了一眼洞口的位置,起初我没有在意,因为他加大了手劲,狠狠地搓捻着奶头,我妈的声音第一次盖过了那个杀猪声。这时候的老爸还在不停的磕头,嘴里还喊着什么洋大人饶命,洋大人求求您放了我之类的说辞。看都不敢看一样床上发生的事情。难道床上躺着的只是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吗?“怎么样?舒服吧,你这个婊子,看看你男人,他在求我们放了他呢。是不是说我们应该好好的和你玩耍,然后放了他呢?”矮胖的男人叫嚣着。

  出奇的,我听到我妈的哭喊声“求求你们放了他吧,你们对我咋样都行!”

  紧接着猪叫着“对对,你们玩他,放了我,她自己也说了,洋大人您行行好吧!”

  我那时候不懂他们说这些都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突然察觉到我妈变了,一种气息上的变化,与以前那个只懂得伺候她男人和儿子的妇女截然不同了。我至今忘不了那种失望和仇恨的眼神。

  “放了他?哈哈,让他看着吧,多么美妙的事情啊,让他看着我们是怎么玩他老婆的,还有……兄弟们的鸡巴都硬了吗,开始干活了!”还有什么?当时我不知道,不过他们的阳具已经开始躁动了。两个会说中文的洋人一左一右用阳具在奶子的底部摩挲,那个瘦高个儿则用鸡巴不停的抽打我妈的脸颊。我妈一有不配合的举动,他们就会用手掌掴她的身体,打她的脸、奶子、大腿内侧。还狠狠的抽打她的阴户,啪啪作响。随后他们还用扎好的麻绳束抽打我妈,尤其对双乳和阴户特别的照顾。听着女人惨号的声音,那三个洋人异常的兴奋!而旁边那个被扎起来的肥猪只是一个劲的叩头哭泣,哼,没用的猪猡。

  残酷的抽打让她的大腿内侧和两个乳房都有些皮开肉绽了,估计是洋人们不想让她太快死去,倒是没让她流多少血。这种技巧我现在都很佩服。抽打过后,他们就解开绑在床沿的绳子,反过来把我妈的双手又绑在背后。眼镜男平躺着用他粗大的鸡巴开始抽插阴道,而我感觉他进入的时候反而没什么阻力,不知道是他涂抹了什么还是我妈下面兴奋的流出了水。那个矮胖子则从后面插她的肛门,也许是鸡巴太大了,好半天没插进去,最后把屁眼撑的裂开,又了血液的润滑才能进入。瘦高的白人还是对我妈的脸进行玩弄,最后把鸡巴塞进口里,让我妈的哭声都发不出来了。

  这时候我感到害怕的同时,却又有另外一种感觉。很亢奋,我的下体开始躁动。我害怕极了,但是身体却在发热。这是过去没有过的现象,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我第一次勃起。我用双手紧紧的握住我的鸡巴。生怕它会爆开,同时我又恐惧的看着洞口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就这样,直到那三个男人开始放慢了动作,我紧握的手也开始放松了一些。

  首先是那个矮胖子说“射了,射在屁眼里了!”用的是中文,我看到肥猪老爸颤抖了一下没有做声。紧接着是瘦高个大叫的使劲抽插了几次我妈的嘴,我知道他也射了,在嘈杂的声响中我能听到我妈在剧烈的咳嗽。

  最后那个眼镜男还在抽送他鸡巴,我清晰的看见一条阳具在阴道口有进有出的,他还没射。转过头来对我爸说“你女人的阴道太松了,我干的不过瘾啊,射都射不了!妈的,你平时都用什么干她?难道是用你们中国的顶门闩嘛?”

  那个肥猪居然点了点头,貌似在示好。

  眼镜男继续说道“哦,真是没劲,要不然我来干你的屁眼吧。”说着他移向了跪在地上的我爸。几个人把他提了起来。我没料想到的是他的鸡巴居然也硬了,看的那几个洋人哈哈大小,好用中文辱骂他贱,老婆被操了还很兴奋。随即他们又用短刀割下了他的阳具,说是要试试中国人的鸡巴割下来还能不能用,要塞进我妈的阴道,可惜他们失望了。忍受着杀猪声音割下来的鸡巴登时就软了,好不容易才塞进阴道里。眼镜男就又把鸡巴插进去抽送起来,估计是为了是阴道更狭窄吧。这时候他又有意无意的看了看我这边。

  又过了一会,瘦高白人又硬了,一上来就咬掉了我妈的一个乳头,在嘴里咀嚼着,还用鸡巴插她乳房上的伤口,一下又一下,在那流着鲜血和脂肪的奶子上插来插去。那个眼镜男还没有射,他对另外两个说了几句鸟语,只见那个瘦高白人从一个皮箱里掏出了一把小刀,很锋利。我长大才知道那是医生用的手术刀,我也记住了那个瘦高男人的身份。他用小刀慢吞吞的剖开我妈的下腹,沿着阴道的方向。眼镜男的鸡巴还没有离开我妈的身体,就这样他在下边固定,矮胖子在她背后固定。

  我不敢看我妈那恐惧的眼神。我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了。眼镜男还对地上不知死活的老爸说着要看一看自己是不是能用鸡巴插进他女人的子宫。但是那头肥猪已经没有了回应。

  瘦高个的手法很专业,反正我这样认为。他剖开了我妈的下腹,尽量避免失血过多,要不是我妈不停的扭动身体,我想血流的会更少吧。他把小腹里的肠子慢慢的拨开,并不想让肠子断掉,然后露出一个鲜红的碗装物,我过去看老爸杀猪的时候好像看到过类似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所说的子宫。切开下面的一段腔体我能看到一节粗大的鸡巴,血红的龟头正顶在那个碗状物里头。眼镜男好像胜利了似的,欢快的抽插起来,我看到那节鸡巴不同的运动,还带出大量的血液。最后在他嚎叫中射出了白色的液体。白浊的东西和红色的血液混合在一起让我想起了大人们常说的脑浆。

  我妈她已经奄奄一息了,被平放在床上,那三个老外又掏个洋蛋惊诧的恐惧尿。先是矮胖子,然后是眼镜男,最后瘦高个提着他那个半硬不硬的东西插进我妈的嘴里尿尿。我看到我妈的眼神一下子变的凌厉起来,调动全身的力气咬了下去,哈哈,该死的医生,那条大东西活生生的被我妈吞进了肚子。血液喷射出来溅了我妈一脸。

  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心中十分的快意。我的双手狠狠的握了握我坚挺的鸡巴。

  在我妈狰狞的笑容中、瘦高个凄惨的哀嚎中、两个洋蛋惊诧的恐惧中,我射了。

  在还没有露出龟头的鸡巴上射出了我第一股精子。我的仇恨一下子膨胀了,我的恐惧一下子消失了,我知道这三个人带给了我什么。我发誓要让他们在最惨烈的折磨下给我补偿,给予我如这般一样的快感!

  这种快感我一生只获得了四次,这是第一次。而且那个眼镜男似乎有意让我这种快感延续下去。他也在期待吗?算是吧,直到后来我更确定他也是在期待着什么,不过和我有点不同罢了。

  【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