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丁婷色丁香五天月先锋-五月深爱丁香婷婷手机播放-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妇人与老人

妇人与老人



  这里是「大世界」的最高层,陈曼卿走下电梯,深吸口气,醇厚的檀香气混杂着一些空气清新剂的味道,扑入口鼻。脚下铺着厚厚的长绒地毯,蔓延到整个视线所及的整个楼层,高跟鞋踏上去,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半封闭的长廊中,壁灯亮着微黄的光,到半截处,又像是坏了几盏,黑暗将长廓分割成两截,从她这里,看不到长廊的尽头。背后,电梯栅门的闭合声就显得分外刺耳。

  钢缆摩擦的声音里,电梯向下移动,这个楼层便等于被锁住了。楼层上似乎一个人也没有,女人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她站在原地,平缓一下自己的情绪,终于,她握紧了手包,缓缓迈进长廊里。

  她的目的地,707房间的房门很快就出现在眼前。实木门的正中央,嵌入一条长条形的钢板,打磨得精亮,光可鉴人。

  女人停在门前,怔怔地打量上面映出的人影。黯淡的光线让姣好的面容模糊了,然而身姿的曲线,却极尽清晰地展现出来。她穿一身墨地云纹乔其绒旗袍,外面穿一件浅灰的长袖外套,配色极是端庄,却依然挡不住成熟丰满的身段,尤其是腰身处那惊心动魄的弧线,任她的站姿如何端正,也无法减去半分颜色。

  她慢慢伸出手,抵在门上,浅抹朱红的唇角微抿起来。这时她最习惯的动作。长年累月在商界搏杀,令她不缺乏面对困境的勇气,虽然,眼下的境况决非是用勇气便能趟过去的。

  她屈指敲响了木门。

  里面没有回音,她等了片刻,又略加大了力气,手指敲在厚厚的实木门上,笃笃的声响在寂静的走廊里,显得特别清晰,但又很快被四壁吸收进去。

  房内仍然没有回应,不过房门却撇开了一道极微小的缝隙。

  陈曼卿怔了下,却没有太过犹豫,握着门把手发力,房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

  灯光透过压花玻璃,隐隐照亮了玄关处的黑暗。从陈曼卿的所在的位置看过去,似乎客厅内的灯光也不怎么明亮,里面似乎有人声。

  厅中应该就是那位把持大江南北私货往来三十年之久、声名赫赫的淮帮巨头,殷五爷吧。

  陈曼卿再次平缓呼吸,迈过玄关。眼前的光线又亮了些,四壁上繁复的花纹在灯火映照下,极显贵气。「大世界」是海城最顶尖儿的豪华酒店之一,而这处专为殷五爷准备的总统套房,布置自然更是奢华。女人却无心打量房间的环境,转目去看客厅。

  而这时,很诡异的,打开的房门竟再次无声无息地关上,在门后的阴影中,好像有人影在动。女人心口又是一突,不过,当然看到客厅红木靠背椅具组座中央,那个正垂头喃喃自语的男子时,她立刻把所有的事情都抛在脑后。

  「子章!」

  女人惊喜的呼声惊动了红木长椅上的男子。对方猛然抬头,露出属于三十余岁中年男子的成熟文秀的面庞,上唇两撇精心修饰的小胡子,也是海城最流行的男子胡须样式。

  男子无疑是非常英俊的,衣着也还算整齐,虽然此刻脸色苍白得可怕。他极为激动地站起身,不小心碰到了前方的茶几,便是一个踉跄。而这时,他的身边却出现了一个庞大的身影。

  快步抢进客厅的陈曼卿呆住了,她看到她所关心的男子就像一只小鸡,被一个足有两米高的壮汉揪着后领提起来,那张英俊的脸涨得通红,却是什么话都讲不出来。

  那壮汉大步向门口走去,不可避免地要经过陈曼卿身边。女人本能地要去拦阻,可那壮汉提着人,便似一堵山般压过来,她的身姿也算高挑的了,可仍只到壮汉的胸口。那人甚至没有动手,女人伸出的手臂便被撞开,身子险些摔倒。

  被壮汉提着的中年男子脸色已经涨紫了,不知是窒息或是恐惧,他的眼底通红,以近乎哀求的表情看过来。随后,壮汉宽厚的背部便挡下了一切,只余下男子挣动的双腿,还偶尔得见。

  「子章。」

  女人又叫了一声,只是这次话音里却是不可抑止的惊惶。

  连着她的尾音,身后传过来一声咳嗽。这声音似乎有某种魔力,暗哑的声线让人心跳失律,与前面发生的事情勾连起来,更让女人难以承受。她身子一颤,扭头看去,正见到一位拄着手杖的老人正穿过客厅侧面的一道隔门,缓步走来。

  老人似乎刚刚从床上起来,仍穿着一身暗红缎面的长睡袍,腰间松松垮垮地系条带子,露出枯瘪无肉的胸口。他面颊干瘦,眼窝也深陷下去,头上、尤其是双鬓的头发已经很稀疏了,灯光下,额侧的斑点形成片片深浅不一的阴影,让人感觉到,生命和活力正在迅速离他远去。不过,他走过来的时候,步伐虽慢却稳,腰背依然挺直,那根手杖更像是一个摆设。

  虽然从未得见,可陈曼卿还是马上知道,眼前这个半截入土的老人,便是今夜,用绑架威胁这样卑劣的方式,逼她前来的正主儿:淮帮魁首殷占山。

  看着老人慢慢走近,女人胸口像堵了层膜,呼吸都有些不顺。她又扭头,去看所关心的男子,而这时,她只能见到外间房门开启又关上,被绑架的子章,又不知被提到了哪里去。

  「既然你来了,那个王子章,也就不算什么了。等你回去的时候,他会坐在你的车子里。」

  老人低哑缓慢的声音直接穿透了女人的心思。听到这位淮帮大佬的保证,陈曼卿心里微松,但她也明白,事情绝不会轻易地结束,她没即刻回答,缓了一缓,让心绪澄清一下,才向老人欠身,并轻声招呼:「五爷安好。」老人嗯了一声,却没有正眼看她,仿佛刚刚的说话的对象不过是团空气。他自顾自地在红木椅组侧面的单人椅上坐下,缓慢的动作固然是一个老人所应有的,可对此时陈曼卿来说,却是次不大不小的折磨。

  待到老人坐稳了,才真正拿眼打量过来。虽然他抬着头,可那姿态……怎么说呢,就像是恶狼玩弄着已经到手的猎物,狮子巡视自己的领地。从老人昏黄浑浊的眼睛里,陈曼卿看不到任何情绪的波动,甚至连她的倒影都不见。

  被这样的眼神巡逡着,女人发现自己积蓄的勇气正迅速地消失,甚至双腿都在微微打颤。

  便在她以为已经控制不住身体的时候,老人终于开口,语气竟是出乎意料地温和:「请坐。」

  老人微笑示意,女人微抿唇角,努力用不卑不亢的姿态,在红木长椅正中央坐了。这里还残余着她所挂念的男子的余温,这再度给了她抗争的勇气。

  她尽力无视老人上下打量的眼神,保持着基本的冷静,轻声说话:「子章无意间冒犯了五爷虎威,您老人家稍事薄惩也是应该。不过,他只是一介文人,体质虚弱,受不得苦,这两日的禁足,大约也够了。望五爷能高抬贵手,放他一马。给五爷造成的损失,我们这里也会一力承担。」说着,她用修长的手指打开了手包,从中拿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大额支票,调好角度,放在老人面前的茶几上,上面摩利银行的印戳非常醒目。

  老人却连眼角都不往那边撇一下,昏黄的眼神依然在她身上移动,仿佛自得其乐。陈曼卿只觉得有只毛虫在她身上来回蠕动,既恐惧又恶心,偏偏还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尽量轻微地调整呼吸,正要再说,老人却在此时开了口:「不用叫什么五爷,那是一些不懂事的毛头们给我起的浑名。我与江督军有些交情,论辈份,你倒可以叫我一声伯伯。」

  江督军……

  陈曼卿脑子里突地一眩,这个已经久违的称呼,恰恰击中了她内心里最虚弱的部位。一时间,所有后续的步骤和说辞都成了一团乱麻,而这时候,老人的声音依然在继续:「为什么你不问问,你那个王子章,是怎么冒犯我的呢?」伴着话音,老人从睡袍外兜拿出一张照片,随手抛出,平平地落在女人身前的茶几上,正面朝上。

  陈曼卿怔怔地看着照片上印着的情景,那是一对激情相拥的人影。发生的时间距今不过半个月,她记得很清楚,那时,她与和子章在自家的园林内散步,一阵寒风骤起,她虽然披着罩衫,却不免向子章那边靠了下,便在这时,男子突然情动,翻手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说着绵绵的情话,然后,便吻上她的面颊。

  照片上显示的,就是她在惊羞中本能躲闪,却被男人亲在颈上的那一刻。

  只有她本人明白,脖颈是她身上最敏感的部位,她依然清晰地记得,在被子章吻住的刹那,全身贯穿电流的刺激感觉。但是她从不知道,当时的她,竟然如此不堪。

  照片上的女人,奋力搂着男子的肩背,扭动的肢体将平顺的旗袍扯出了怪异的纹路,指尖几乎要扎透对方的外衣,看样子,甚至是要将男人的头颅按到她丰满突出的胸乳中间。

  女人昂着头,朱唇开启,眼神迷离,似乎在呐喊着什么,纵然是最简朴的黑白照片,可那美丽面容上,却仿佛焕发出最妖艳的颜色,昭示着女人在狂乱的快感中彻底灭顶。

  她看着照片,好像遭到了第二次电击。只是这次,产生电料的原料,却是愤怒、惊惶和羞耻。

  她咬着牙,怒视着旁边的老人,只可惜,对方完全不为所动,那低哑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中透上来:「你以为,我在要挟你吗?」不给陈曼卿说话的机会,老人微微后仰,靠在椅背上,继续道:「十二年前,你与江督军家的公子闹翻,携一对子女离家分居,甚至闹到离婚的地步,这也是举世皆知。现在早不是旧朝了,女子独身,处个朋友,便是我这样的老古董,也不会说什么……可是,这人不行。」

  「为什么?」

  女人的质问冲口而出,随即她便心中一慌,因为这无疑承认了她与王子章的关系。老人却不在意,只是伸出左手,伴着话音,逐一曲下手指:「王子章,三十五岁,宪京人,曾在艾美利那大学留学并留校任教,现任海城联合大学经济学院的客座教授和荣誉院长……在如此年纪能取得这样成绩,确实是个人才。不过,这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无论如何,他都要感激那位在京城里含辛茹苦操持家务,供他留学西洋的贤妻哪。」

  老人的嗓音沉缓沙哑,偏又滚滚殷雷,从陈曼卿心口碾过。震荡所及,她脑中忽化为一片空白,只有老人不依不饶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脑子里回响:「你与王督军的公子闹离婚是不错,可闹了十多年下来,毕竟也没有真的办成。现在,你寻个情人,偏又寻了个家有贤妻的有妇之夫,名不正、言不顺,这是要给那些街头小报寻乐子么?堂堂尚云铺的陈老板,海城十大女杰之首,怎么连这种事情都辨不清楚?」

  「不,他不是……」

  「不是?」

  老人摇摇头,再次抛出一张照片。当照片上,两个相互依偎,荡漾着满脸幸福的男女映在陈曼卿眼中时,所有的坚持都崩溃掉了,她看到了上面虽青涩,却明明白白是王子章的英俊的脸,还有那一行清晰的印刷体小字:

  王子章先生与徐玉兰女士新婚之喜。「你糊涂啊!」老人的叹息声里,照片上另一位秀丽温婉的女子,唇边的笑容,仿佛也生了针刺,而与之并排而列的,那沉醉痴狂的自己,无论怎么看,都只是一个受人耻笑的低俗而淫乱的娼妓。

  「曼卿哪,你可明白了?」

  女人僵硬地扭过脸来,她神智昏昏,只觉得对方那可憎的面目已经模糊掉了,那叹息般的声音虽不动听,却无论如何都要好过照片上那两次出现的男子。

  这念头方出,她心中却是一清。多年历练使她在即使自失自弃中,也保留着基本的清醒,再看那以长辈自居的老人,依然是那苍老可憎的面孔,那昏黄的眼神里,并没有长辈的慈爱,有的,只是难以测度的阴沉。

  然后,她便笑了起来,笑容里有几分自嘲,也有几分讽刺:「多谢殷伯伯的提醒。我明白了……」

  「不,你不明白。」

  老人垂着脸,略一摇头:「你仍不明白,为什么以你的聪慧,竟然看不透这么一个三心二意的男人……其实这是病,是病就要治。」陈曼卿秀眉微蹙,心中莫名地有些烦燥。她当然明白,老人用这法子邀她到此,必有所图,可是现在她实在没有心思去想太多。她此刻最强烈的念头,就是飞奔到楼下,去向男子验证老人所述的一切。

  她深吸口气,摆低了姿态:「伯伯……」

  她准备借着表面关系的贴近,客套几句,及早脱身,可老人却用手杖在地毯上重重一顿,发出一声闷响。女人心头一紧,当下便说不出话来。

  老人这才缓缓开口:「讳疾忌医的害处,曼卿你这样的聪明女人,应该很明白。是不是?」

  说着,老人抬起头,昏黄的眼珠里,依然没有什么光亮,陈曼卿却觉得心口被一只无形的手抓着,越箍越紧。

  她沉默了会儿,方勉力回应:「伯伯说的是。」声音极低极细,甚至连她自己都听不清。

  老人微微点头,随后却不再说话。陈曼卿讶然看去,却见老人眼皮低垂,乍看像是闭目养神,可细看去,那目光竟盯着她旗袍分叉处露出的半截小腿。她本能地想缩脚,这时候,老人伸出了那根细长的手杖。陈曼卿屏着呼吸,眼睁睁地看那杖尖探过来,轻轻点在她细滑温润的脚面上。

  今夜,她穿着一对墨色织锦缎尖头鞋,短高跟,两根细扣搭绊,是海城上流社会的经典款式,与同色的乔其绒旗袍搭配,极见端庄雅致。而此刻,手杖杖尖正点在两根搭绊的中间,隔着薄薄的真丝长袜,包着黄铜的杖尖既沉重,又冰冷。

  陈曼卿朱唇微张,那一声惊呼却堵在嘴边,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脚面上的手杖似有千斤重,压得她的腿脚动弹不得。

  杖尖稍停了一会,便贴着长袜,缓缓移动。在后搭绊上勾了一下,轻打在她的脚踝上。

  她终于让那声惊呼冲出了口:「五爷!」老人没有在意称呼的问题,他操控着手杖,淡淡道:「不要说话。」陈曼卿猛地一窒,这时候,杖尖已在她曲线优美的小腿上,滑行了一段距离。那冰冷坚硬的触感隔着一层薄袜,清晰地印在肌肤上。她微微颤抖,却突然失去了移动的力气,只能僵硬地坐在长椅上,看着手杖慢慢上移。

  昏暗的灯光下,这根黝黑细长的棍子,似乎化作老人枯干的手指,在她的小腿上慢慢摩挲。

  终于,杖尖挑中了旗袍的分叉点,被隔在膝下,没有再动弹。这时候,老人抬起头,冲着惶惶然的女人,微微一笑。

  皱纹叠摞的笑容烙进陈曼卿的眼底,这一刻,女人忽地明白,不管老人之前说了什么,有什么目的,现在,图穷匕现,他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自己已经跳进了陷阱——为了一个发霉的饵食!

  她来不及体会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老人忽地一抖手腕,坚硬的手杖像一条噬人的毒蛇,蓦地上挑,从旗袍分叉处斜插进去,力量之大,几乎要把旗袍的下侧的盘扣崩掉。

  杖尖撩过衬裙,重重地捅在她左腿内侧最细嫩的皮肉上。这一刻,陈曼卿忘记了应保有雍容和尊严,她尖叫一声,其中充满惊惧与痛苦的味道。也在此时,她突然恢复了行动的力气,仓皇地起身,想要逃离这个魔鬼的巢穴。

  只是,她忘记了,老人的手杖就别在她两腿之间。如此仓促地移身,老人只在微笑中轻轻别了一记,这位向以雍容美丽着称的佳人,便在惊呼声里,摔回到靠背长椅上去。

  这时候,别在两腿间的手杖再一扭,随即滑入了她的腿心。

  刹那间,所有的血液都冲上头顶,女人玉容涨红,想痛斥眼前那恶魔,可脑子却又一片昏沉,所有的言语都混沌了,只化作一声带着哭腔的鼻音,与老人的低笑声混杂在一起,辨不分明。

  她本能地夹紧双腿,修长的腿线在绒料的旗袍下蜷曲起来。她又伸手,想抓住那根作恶的手杖,但稍一动作,两腿之间,杖尖便又向内蹭了半分。

  颤呼声中,女人刚刚强挣起数寸的上身又无力地倒下,葱白的指尖擦着杖身滑过。隔着三尺距离,老人咧开嘴巴,手上却极稳地平伸手杖,慢慢转动手腕。

  黄铜杖尖抵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在女人最为细嫩敏感的位置慢慢碾动,逐分逐分地陷进去。陈曼卿浑身颤抖,然而腿心处却因此愈发紧绷,即使隔着一层面料,她也能凭着肌体的触感,清楚感受到那侵入体内的浑圆而又带着尖锋的形状。

  「我赌里面已经湿了。」

  老人继续不急不缓地活动手腕,同时又将满带着恶意的空气从口腔中喷出来:「这是什么?这就是病!虽说你独身闯荡东方魔都,挣下好大一份基业。可是,有多少年,没有男人抚慰你了?五年?十年??」失控的喘息声从女人口鼻间呼出来,与房间内弥漫的言语毒气和檀香气揉合在一起,生成让人呼吸不畅的氛围,把内里的男女牢牢包裹住。

  「三十狼、四十虎,当年不过十四五岁的小新娘子,如今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可是曼卿哪,你还记得男人的滋味儿吗?想必是忘了,否则,你怎么会让那样的小白脸勾了魂去?」

  陈曼卿贝齿紧咬,强迫自己保持清醒,继而从牙缝挤出音来:「他,终究……是男人,你,不是!」老人呵地一声笑起来,笑音里并无怒气:「这个啊,你现在说了可不算。」说着,老人慢慢起身,弯着腰向前迈步,旋即探出手,抓住女人纤美的秀足。在设计精致的高跟鞋衬托下,包裹在丝袜里的脚背呈现出最优美的线条,隔着一层薄薄的缎面,那骨肉匀称的手感,更是让人爱不释手。

  老人啧啧称奇。作为旧朝遗老,总不免有些玉人莲足的情调,他不喜欢所谓的三寸金莲,只是对这个旧世代里,女人极私密的部位,存在一些别样的感觉。

  他用了另一只手,像捧着一件稀世珍宝,从圆润的脚踝处,慢慢抚摸而上。

  隔着薄袜和锦缎鞋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女子肌体的温香。他可以感受到,女人不自觉崩紧的足尖,在不可抑止地颤抖,这抖动透过手心,搔得人心里发痒,名符其实的活色生香。

  老人喉咙发出混浊的嗬嗬声,像一头饥饿的野兽。他猛地凑上去,张嘴咬住了两根绊扣间,微微鼓起的丝滑脚面。口水立刻浸透了薄袜,长椅上的陈曼卿哀鸣一声,又开始挣扎,老人的身躯却借着那势子压了下来。

  两人的肢体撞在一起,老人压在了陈曼卿的双腿上,却依握着女人的脚踝,嘴唇和牙齿贴着鞋面,一路啃咬上去。女人剧烈地踢动,只是半截小腿都被老人锁在怀里,根本发不了力。慌急之下,她只能用最没有效果的方式,哭叫道:「放开我,放开。」

  老人依旧亲吻着女人丝袜下的细腻肌肤,半个头都钻进了女人的旗袍下,含混的声音吐出来:「那你也要先放开下面的棍子吧?」陈曼卿闻言一僵,这时候她才发现,老人的双手全都扶在她小腿上,并没有抓着手杖,然而那根根子依然紧紧地夹在她两腿之间,整个重量都坠在她腿心里,那不过半寸许的一截便在其中摇晃、钻动。

  「放开,放开!」

  依然是带着哭腔的喊声,但意味儿已然不同。焦虑、羞愧、耻辱,还有那丝丝缠绕上来的清晰的肌体感觉,混在一起,粗暴地揉捏着女人的心口,激射大量的血液,一半儿冲上去,一半儿涌下来。

  「涨……涨了。」

  陈曼卿已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小腿处的麻痒濡湿、心口的狂跳、面颊的灼热,一股儿地反馈到脑子里,然而所有的一切加起来,都比不过腿心处那越来越强烈的肿胀感。

  被丈夫按在床上肆意轻薄的时候、在夜深人静时用手指偷偷寻求快感的时候,她也从没有如此清晰地感觉到,下身每一处细微的变化。

  就像刚才她能感觉到杖尖的形状,现在,她也能感受到两瓣花唇充血肿胀,似乎整个都肥硕了一圈,死死吮住那侵入体内的圆锥杖尖,一层层地裹上去,仿佛要撕开外面那层薄薄的布料阻碍,让那尖锋真正地贴着她的膣肉,再用力些、再深入些……

  她努力地张口,想把胸腔里涌动的火流喷出来,然而嗡嗡做响的脑子里,只是又加上一层颤抖的杂音。气流在喉咙里上下滚动,堵得她几乎要窒息了,她就像一个溺水将死的人那样,无助地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东西。最后,她只能抓着伏在她腿上的老人的睡袍,用力地拧动,就像半个月前的园林中,对她心爱的人儿那样。终于舔食够了那特殊的美味,老人扶着美妇人圆润的膝头,心满意足地直起身来,而他的口涎已经沾遍了陈曼卿小腿及足踝的每寸肌肤。由于女人揪着他的肩头外袍,也就随之带起半身,两个恰好面面相对。

  与老人视线相接,陈曼卿散乱的眸光难得地凝聚了一瞬。她终于看到自己手上抓的是什么,惊叫一声,女人立刻放开了手,身子也就随之滑落下去。不过,很快,她纤细的腰身便是一紧,老人用与年龄绝不相附的力量箍住了她的腰背,并迫使她的上身靠过来。

  两人的距离从未如此接近,陈曼卿甚至可以嗅到老人身上近乎腐败的气息,然而此刻,她真的连挣扎的力气都失去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人枯瘦的面孔越凑越近,血红色的舌头从嘴巴里伸出来,舔上她的面颊。

  濡湿的感觉渗入肌理,让她全身上下都起了一层细密的小突起,反胃的感觉从未如此强烈,她只能闭上眼,努力偏过脸去,已经强忍了很久的泪水终于流下,再也止息不住。

  随着女人的动作,湿痕也迅速蔓延。老人凑到她耳下,张开嘴,先将那微晃的珍珠耳饰含进去,旋又得寸进尺,轻啮美妇人小巧的耳垂。温热的气息从耳廓中呼进来,伴随的还有那暗哑的声音:「放不开?没关系,伯伯帮你。」说着,老人便腾出一只手,从旗袍下摆探过去,一边揉捏着女人丰满柔腻的大腿,一边向上移动。女人的双腿一直在扭动,既像挣扎,又好像要把之间的手杖挤迫得更紧。

  女人其实穿得非常保守,老人只捏了两把,便碰到棉布材质的底裤,老人并不急于拔掉两腿间的异物,而是贴着底裤边缘的缝隙,将手探得更深。

  刚探进半个手掌,他的指尖便感觉到明显的潮意,嘴里啧啧两声:「真的湿了。」

  对耳中漫入的话音,陈曼卿却没有什么反应,她现在昏昏沉沉的,已经没有一个清晰的思路,只有肿胀的花唇间,那厮磨不断的刺激,一波又一波地侵袭过来,点缀其中的,则是耳颈处,那令人作呕的沉沉暮气,两相结合,简直让她以为自己已经坠入了地狱。

  老人并没有收手的意思,底下,他的手掌依在不断上移,指头在女人大腿内侧来回摩挲,享受着那绝妙的触感;上面,他也将唇舌舔食的位置延伸到女人的鬓角,两人的脸庞在不断地摩擦,柔嫩细腻和干枯瘦硬的皮肤就这么粘在一起,场面极为不协调。

  女人的喘息声在加剧,体温在不断升高,身体的颤抖也时缓时急,而这一切都落在老人的掌控之中,他依旧不紧不慢地品尝着美妇人发间芬芳的气息,偶尔用舌尖扫过女人光洁的额头,很是赞赏这位三旬妇人如少女般白嫩细腻的皮肤。

  终于,老人似乎想起了要做的「正事」,他有些依依不舍地将手掌从女人的内衣中抽出来,但没了紧绷的衣料的阻碍,他很快便抚上了女人湿热的阴阜,虽然那里隔了一层,同时还有一颗棍子碍手碍脚。

  陈曼卿低吟一声,鼻音柔得发腻。被老人挤在胸腹间的秀足猛地崩紧,笔直的足尖已经捅进老人的睡袍里,隔着鞋尖缎面,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

  老人也低唔出声,枯瘦的身子颤了颤,探到美妇人腿心的手掌突地加力,隔着薄薄的面料,揪住了几根细茸。

  疼痛和快感同时传导上脑,随即反馈到女人全身。陈曼卿「呀」地叫出声来,身子本能地蜷曲,但由于此时的姿势,倒像是努力融进老人的瘦躯里面。她的右腿几乎完全对折,压在高耸的胸乳上,挤迫不休,让她难以呼吸,只能又尽力后仰,将白皙修长的颈子完全显露出来。这对年龄差了几乎两个世代的男女都在大口大口地喘息,相较于已经精神恍惚的陈曼卿,老人更清楚,自己这付身躯已经快到到了忍受的极限。他喘着粗气,稍稍挪动身子,让美妇人崩紧的足尖暂时离开他已经要爆炸的下体。

  然后,他探进旗袍深处的手指握住了手杖前端,虎口就顶在肿胀充血的花唇上,中间只隔着一层完全被淫汁浸透的布料。老人并不急于将杖尖拔出来,而是像最初那样,慢慢转动手腕,听着耳畔美妇人发出的迷乱与不安共存的低吟,陈曼卿刚刚还要大口呼吸,现在却又必须紧咬银牙,才能保证自己不在一波又一波潮涌而来的刺激中,身心崩溃。她像蛇一样扭动娇躯,似乎要从老人的钳制中脱开,又好像在追求更为强烈的快感。

  她的身躯似乎要在这矛盾的动作里融化掉了,整个身子都湿漉漉的,汗水已经打湿了鬓角,而更强烈的气息则流动在旗袍下,氤氲生香。

  这时候,老人哑声笑道:「曼卿侄女,我可帮你拔出来了!」说是这么说,可老人的动作与他所说完全相悖!

  话音方落,老人手上发力,不是向后,而是朝前猛地一捅。虽说有手掌固定、有底裤阻碍,可杖尖还是在膣肉的重重包裹下,硬生生挤进了寸许,尖锋几乎已经撕裂了前方薄薄的布料,与柔嫩的膣肉直接接触。

  「呀!」

  女人再度尖叫起来,她的身子抵着老人的手臂,大力后仰,本来平整纤细的腰腹处,几乎要挺成了弯弓状。大片的潮红颜色迅速蔓延,灯光下,如瓷如玉的面颊更闪着眩目的酒红光泽。

  她无意识地抓住了老人的手臂,上面却没有半点儿力气。朱红的唇瓣尽力张启,又在不停地抖动,尖叫声过后,所有进出的空气都堵在喉咙上下,使她最后一点儿自制的力量,也在窒息中迅速抹去。

  而此刻,老人低笑着用力,进入膣道足有两寸的杖尖就这么给拔掉,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女人再度剧颤,而她的躯体已经弓到了极限,将出的嘶喊声被截断在喉咙里只有仿佛濒死时的「呃呃」声响,间断地挤出来。

  所有的意识蒙上了一层粉红的薄雾,那里面,空虚和充实在刹那间对撞在一起,致命的冲击瞬间贯穿全身,恍惚迷离中,陈曼卿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朵妖艳的玫瑰,在虚空中绽放,无比的舒展、放松,最后就连躯壳都化销掉了……花房绽裂。

  酥麻温热的浆汁喷射而出,打在已经湿透的裆布上,随即便殷出去,部分黏腻的热汁顺着股沟和大腿流下,与浸出的汗液混在一起,渗过衬裙,沾染到华美的乔其绒旗袍上,慢慢变凉。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专门的性交床 下一篇:跟狗男女合租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